April容与

April容与

 
   

【狼樱车】约定的五年后

*十八岁的狼樱车!车!车!不适者绕道,未成年慎入。

*初夜梗,一点也不香艳甚至有点尬的纯情小车车(。

*提前祝我心中世界第一的萌王小樱生快ww

 

作/容与

 

十八岁的小樱今天起得很早,匆匆忙忙下楼梯,向哥哥打招呼。

“早安!”

桃矢放下咖啡杯,看了小樱一眼,愣了一下:“怪兽居然也学会打扮了。”

小樱难得没有生气,红着脸一言不发。

 

“生日快乐。”桃矢从对面丢给她一个小礼物,“小怪兽今天起就是大怪兽了。”

她拆开包装精致的礼物盒,看到里面是一瓶限量版的香水。从玻璃瓶的颜色到液体到气味都是粉红色的,让她心中一个小小的雀跃。

“谢谢哥哥!”

一道锐利的目光打到她身上:”打扮打扮挺好的,可不要去干坏事。“

 

小樱的脸又红了。

 她不知道今天要去干的是不是坏事。她只是去履行一个五年前的约定。

她难得在一大早洗了澡,把浑身每个角落都洗得干干净净,还抹了一层乳液。她一边上淡妆一边心脏狂跳,在浴室的高温中有些晕眩。她甚至精心挑选了内衣和内裤,脸像个成熟的果子一样又红又沉甸,抬不起来。

最后,她穿上了一件复古风格的小洋裙——知世受了曾祖父多年前送给她的裙子的启发,花了几周缝制出来的生日礼物。

“十八岁的小樱比我想象中还好看。“小樱试穿时她欣慰地笑了。小樱似乎看到她眼中有一层水光,一晃眼又不见了。

 

小樱很快就吃完了早饭。“我出门啦!”

桃矢看着小樱关门的方向,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 

走在樱花大道上,小樱像踩在云朵里一样,全身使不上力气。她几乎忘了该怎么走路,手、脚无论怎么摆放,都不太自然。

“小狼会不会喜欢我今天的样子呢?”她想。

 

五年前,她单方面约定好了,长大之后要和小狼做大人才能做的事。

可是,什么时候才算长大呢?

几个月前她和小狼重新提起这一回事。小狼顿时窘迫起来,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:“啊,那个,就是,你准备好的时候…我不急的!等到结…结…结婚的时候也…“他把脸埋进手掌,没能继续说下去。

“可是,我想早一点和小狼更亲密…“小樱紧张地用手指拧着衣角。

“也不是不可以…不过要等到你成年才行哦。”

 

“真的吗!“小樱惊喜地抬起头来。

“我的意思是…啊啊啊我说了些什么!“

“那就说好了哦,十八岁生日的时候!”

“喂,你为什么那么期待…”

“因为我很喜欢小狼啊。”

 

正在小樱忐忑不安地走向小狼家的时候,小狼进了楼下的便利店。

他在每个货架边都绕了一圈,把一大堆永远不会吃的零食放进小推车。经过收银台时,飞快地拿了一盒避孕套,塞进零食堆中。

收银台的大姐姐扫码时冲他笑了笑,他无法控制脸一直红到耳朵根。

最倒霉的是,他把买的东西收进塑料袋时,那个小盒子滑了出去。他不得不弯腰捡起,收银大姐姐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了。

他逃出便利店,一摸额头,湿淋淋的全是汗。

“干这种事实在是太可怕了啊!”他在心中发出了一声哀嚎。

 

小樱按响了小狼家的门铃。

这是她第无数次这么做了。认识小狼已有八年,和小狼在一起已有五年,每次听到门内传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她都晕乎乎的,又紧张又快乐。

今天和往常一样,又不太一样。她不觉得他们的关系进入了新的阶段,也不觉得他们从此就变成大人了。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改变。

但是从此以后,她在每个年历上都会圈起四月一日,在“生日”的标注旁再添上一个小小的爱心。

 

小狼开了门,像桃矢一样愣住了。

今天的小樱很好看。她像个温柔甜美的美杜莎,用目光向他注射了石化的魔药。

自然美的小樱是他的小樱,精心修饰的小樱也是他的小樱。稚气未脱的小脸就算上了妆也没显得成熟起来,好看的绿眼睛中藏不住紧张,涂了浅浅口红的嘴唇却泛着亮光,分明是在诱惑自己。

他干咳了两声。

“小樱,生日快乐,请进。“

 

下面应该怎么做呢?直奔主题似乎很不合适,磨磨蹭蹭先干别的事又使他们心急。他们对视着,都红了脸,不知所措,互相等着对方的指令。

最终,急切的心情还是战胜了礼仪。一片混乱中,小狼对她说:“我们…进去吧?”

“嗯。”小樱小声说。

 

此处童车,注意避雷


————

申明:文前有预警且放的外链,恕我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撕x与指责。

童车好难开啊…尺寸难把握,一不小心就雷…希望我展现了积极健康的性观念吧。

谢谢大家的喜欢,下面会写非常非常纯情的狼樱(*´∀`)超喜欢看你们的评论,魔卡圈都是小天使,么么哒。


 
 
评论(90)
 
 
热度(40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