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容与

April容与

 
   

【狼樱】小狼与思春期(3)

*思春期小狼x晚熟天然呆小樱

*原著CC篇背景,无脑傻白甜

*清水,有轻微性暗示,不喜勿入

作/容与
 

知道一直逃避下去也不是个办法,小狼决定在第二天放学时等小樱一起回家。

这种逃避惩罚的不止是他,更是小樱。慢慢淡忘的策略也没有起到效果——越是避免去想,越是加深了记忆。每次梦中的场景刚要在脑海中冒头,就被他生生掐断,最后还是像磁铁碎片一样汇聚在一起。

他又做了同样的梦。这个梦更加清晰,更加让他面红耳赤。清晨唤醒他的是待清洗的床单与睡裤。

 

再次强压下记忆,他抱着手臂,等在小樱班级门口。

下课铃已经响过一段时间,他的耳膜好像还在被声波冲撞,擂鼓般震动着。他这才意识到,那是自己的心脏在胸腔中乱撞。每出来一个学生,心脏就好像经历了一次失重——坐海盗船和过山车一样的体验。

他听到小樱的声音了。小樱在和女孩子们说话。

他听见小樱的声音越来越近,逐渐飘向门口。

 

“知世,真的不一起回家吗?“

“对不起,小樱,今天妈妈让我早些回去,保镖姐姐们已经在校门口等我了。”

“好吧。再见知世,千春,奈绪子!”

"明天见!"女孩们的声音齐刷刷响起来,又给了他的心脏一击重锤。

 

小樱一出门就看到守在门口的小狼,她一愣,低下头去,继续向前走。

“小樱?”

小樱仍然低着头。

“小樱……你听我说,我没有刻意避开你……不,我的确在刻意避开你,但是那不是你的错,是我的错。我和你一起回去,路上我向你解释,好吗?”小狼鼓足勇气说。

小樱第一次抬起头,左眼一滴没来得及擦掉的眼泪顺着脸颊向下划。她慌乱地掩盖住自己的表情,还微微有些抽噎,一时无法装出笑颜。顾不上处在班级门口的尴尬位置,小狼手忙脚乱地给了她一个松松垮垮的拥抱,一边斥退好奇围观的同学:“没事,没事,不要看!”

 

看到他笨拙的样子,小樱还是破涕为笑了,让他稍微放松了一些。小樱红着脸拽着他的袖子,再也不肯松手,慢慢地跟在他身后出了校门。

“小狼,我以为我做了很不好的事,惹你生气了。”

“怎么会呢!恰恰相反……”

 

瞥到小樱的侧颜,本来准备好的说辞一下子忘掉一半。他第一次如此痛恨大脑的造梦能力。第二个梦境中的小樱太过真实了,长相与嗓音与神态都如出一辙,比镜牌模仿出的小樱更加惟妙惟肖。若不是情节过于离奇,他会以为小樱用了魔法,钻进了他的梦。

他一半的神志摔进了梦境的回忆里。

更令他惊讶的是,洪水决堤般冲过的记忆没有那么令他反胃。他甚至可以说,那是个空灵美好的境界。

在暖和的水蒸气的包裹中,他们一丝不挂,十指相扣。小樱一遍一遍颤抖着叫他的名字,他也一遍一遍用沙哑的声音回应。她像只初生的小猫一样紧紧贴着他的胸口,甜甜地、腼腆地笑:“小狼,好温暖好幸福呀……”

 

“小狼?”眼前真正的小樱凑上来,“不介意的话,能解释一下吗?小狼最近总是一个人默默地思考,我都参与不进去了。”

小狼倏然睁大双眼,一瞬间两个小樱重叠在一起,惊得他倒退了一步,引得小樱连连道歉。

 

两人此时正经过小桥。小狼停住脚步,趴在栏杆上,看下面潺潺的流水。两岸没有被砌起来,自然地生长着草木,散发出秋天特有的清爽味道。他顺手拔了根狗尾巴草,在手指间绕来绕去。吹着风,他的头脑似乎也清醒一点了。一年前,他就是在这里和小樱告别的。

当时的孩子成长为了少年和少女,而其中一位还不自知。

 

“小樱,希望你不要讨厌我才好。”

“怎么会呢?”小樱和他并排趴在栏杆上,过了半晌,才小声自言自语了一句,“不管发生什么,我都最喜欢小狼了……”

“我听到了哦。”

“Hoe……!不不不不管了,不重要,小狼你先说吧!”

 

“我……做了一个梦。或者说两个梦。啊不……果然还是要从野餐那天说起。总……总而言之,因为小樱太可爱了,我担心我会伤害到你……”

小樱歪了歪头:“对不起,我不太明白……能说得清楚一点吗?”

手中的狗尾巴草被翻来覆去蹂躏,终于断成两截。凉爽的秋风失去了意义,小狼的脸发起烧来,腿也有些发软。他几乎想像小时候一样从喜欢的女孩子面前逃跑了。

“小樱,那我告诉你了……你可以尽情骂我!用魔法攻击我也可以!我不应该被原谅!”

“不至于那么糟糕吧?先说说看?”

 

“我……想对小樱……”

 

指尖传来刺骨的冰凉。两人低头一看,一层厚厚的冰在栏杆上铺展开来,有生命一样,向四面八方狂奔而去。几秒钟之内,湖水就上了冻,树梢都挂上了冰柱。不管是石子路还是泊油马路都被改铺上了冰砖,本来以暗黄与火红为基调的秋色瞬间被雪白与透明替代。用不了二十分钟,整个友枝町就会被完全封冻,成为一块巨大的冰琥珀。

他们感到一阵风从耳边刮过,速度快到看不清形体的生物钻进了面前封冻的河里。

 

“又是卡牌!?”

“嗯!”

 

小樱唤了一声“封印解除“,于一片光芒流转中复原了魔杖,小狼也从掌心拔出剑来。他们把书包丢在桥上,三步并两步踩上栏杆,一跃就落到河面上。

河面封冻极为严实,本该是在零下三四十度才能达成的情景,现在气温却并不低。这让小狼想起了当年收服的“冻”牌——那条麻烦的大鱼让他们在溜冰场吃了不少苦头。他进一步推测起新牌和旧牌的联系。两张牌显然有相似的地方,可是只有“冻”牌的到来是有预兆的:本来十五度的气温渐渐降到零下。说不准,收服的方法也有迹可循。

 

“小樱,你还记得‘冻’牌吗?这家伙可能也一样,要把它从冰中逼出来,现出原形,才可以封印。”

“可是,怎么才能让它出来?”

 

新牌显然比旧牌安静不少。他们弯下腰去,只能勉强看到冰下有个游移的黑影,不管他们怎么变换位置,都没有想要攻击他们的意思。

“可是我现在除了疾风和水源之外,没有攻击性的卡牌……要是有‘剑’就好了。”小樱叹了一口气。

 

“那么,就让我来当你的‘剑’吧。”

 

小狼在河面上单膝跪下,随着动作,将宝剑深深插入冰层中。冰层开裂了,像树干长出枝桠一样蜿蜒伸出无数道缝隙。比原来更为强大的魔力顺着缝隙流淌到冰层下,触及到冰中的黑影时,黑影无法像之前一样闲适了。它一跃就窜出了冰层,比鲤鱼跳出水面还要轻松自如。

眼看着卡牌又要逃跑,小狼抽出剑,将道符甩到空中。

“雷帝招来!”

 

小樱举起魔杖,行云流水地配合吟咏:”无主之物啊,遵循梦之魔杖的指引,化作吾之力量吧!Secure!“

周围的冰层瞬间化作碎片,又聚集成光芒万丈的水晶原石,再次裂开后,从中间诞生了新的卡牌。卡牌缓缓落入小樱的手里,上面是一尾冰冻的鲤鱼的形象,其名为“冰封”。

 

随着施法的结束,冰封的城市恢复了原状,两人脚下的魔法阵消失。他们都落入了齐腰深的河水中。

“小樱!没事吧?”小狼试探着向小樱走去,差点被脚底的鹅卵石滑一跤。

“没事……可是,这个好难爬上去啊……”小樱为难地看向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的河岸,“啊,对了!‘引力’!”

 

于是,小樱用了一张牌,把他们传送到了来时的桥上。两个人都成了落汤鸡。小狼自己的衣服都湿透了,无法像上次一样给小樱披上外套,只好催促她赶紧回家换衣服。

小樱面色一僵。为了证实自己的记忆,她翻了翻书包。

 

“那个……我忘记带钥匙了,哥哥和爸爸很晚才回家……”

 

——TBC——

 

有小妹子问我这个文会不会开车。很可惜,是不会的,我觉得让初中生那啥有点丧心病狂,尤其是在这个设定下蠢蠢萌萌的初中生_(:з)∠)_

以后别处有机会就开_(:з)∠)_

下章疯狂撒一波糖就完结啦,谢谢大家的喜欢owo紧接着会有新坑哦。

 

 
 
评论(20)
 
 
热度(99)